苏庭绰

喜欢全职和盗墓还有魔道祖师。喜欢自己写点东西。

关于最近的更新

    秀秀最近的更新,其结尾概括一下就是。
    “杀死我的人就是……”然后挂,留下无限悬念【手动拜拜】
    所以怜怜到底看到了啥,才睁大了双眼,按照这个套路来看怕不是又是仙乐人。世界真小,仙乐人真多。

怕是个假寮。

       啊,取标题好难啊。
       唔……lofter的分行好迷啊,既然这就就随便分个短,开头随便空几行就好了。哎这样真好。
       可能会有人说这个式神不是游戏里的那个样子,那么一千个人里有一千个哈姆蕾特,所以就不要纠结了!我是按自己的眼光看待这群小可爱的。
        写着逗自己开心,接受意见【但改的可能性不大。】

————————
正文
       晴明严肃的清了清嗓子:“现在开始第一次寮内家庭会议。本次会议内容为解决各位式神提出的问题以及关于寮未来发展。”
     “首先发表个人意见,我认为咱们寮是相当近于完美的了。男女均衡发展,在别人哭天喊地求小白和小黑组cp时我已经凑齐了地狱组,在别人哭天喊地抱着自家茨木求酒吞时,我已经笑看咱家这一对很久了。你们看隔壁那二傻子神乐简直男默女泪。如果说还有不足,那么一定是没有荒一目连大天狗荒川之主彼岸花青行灯小鹿男辉夜姬吧。”
      坐在下面看不下去的妖狐怒摔:“你说的全是ssr好吧,看不起我们sr吗!”
      晴明【冷漠脸】:“那么有什么问题吗?”
      在座的一干式神莫名觉得晴明可能想说: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被称为寮内第一输出的茨木率先举起唯一的手:“吾有问题!”
并且很是义正言辞地说:“道理吾都懂,但可不可以不要再扒吾的御魂了。汝可记得上次惨案。”
     晴明记性不好【其实是黑历史不想记住】,半  天想起确实有这么一桩惨案。无非就是带四狗粮打个麒麟,开局发现茨木御魂被扒了,扒了御魂的茨木不如鸡,全军覆没。
    晴明拍桌:“放肆,一点都不理解我的良苦用心,咱们天南地北的凑在一起有多么不容易你知道吗?看上去是扒你御魂其实是为了让寮内其他小伙伴更了解你,彼此熟悉才能共同走向辉煌,难道不好吗?!试想别人连你御魂加成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彼此之间的羁绊难道会浅淡了吗?”
    茨木:mmp
    晴明:“下一个。”
    妖狐摔杯子:“御魂小生一直都没有,但是小生不介意这个,小生就介意一件事,晴明你丫的是不是女权主义啊!对待男女特别偏心啊。”
    因为偏心把茨木御魂扒给刀妹的晴明摇头否认:“并没有。再说你这样的看见小姐姐就走不动的真的有资格说我吗?”
    妖狐反驳:“小生那是单纯的对美的欣赏!”
    晴明啪的打开折扇,叹气道:“既然你这么说,那没办法了,请各位裁决吧。”
晴明粉丝团团长兼资深粉丝红叶:“啊,晴明大人最好了,总是温柔的和我说话,啊,好幸福啊陪在晴明大人的身边。”
     酒吞一脸严肃:“既然茨木看不惯晴明那我自然是要站在晴明这边。”
      新加入的式神妖刀姬:“晴明大人很好,因为初来乍到不甚习惯是晴明大人帮助了我,还给了我很好的御魂,我才能得到现在的这般力量。”【茨木:那是从吾这里扒过来的!】
     爱慕博雅所以爱屋及乌更推崇晴明的白狼:“作为晴明大人的式神,能够得到晴明大人的指导是我的荣幸。”
     妖狐:mmp
     怒而拍桌:“还说不是偏爱女性,小姐姐们被你灌了什么迷魂汤!还有男性式神呢!?”
     白童子:“唔,可我也觉得晴明大人很好啊,并没有男女不平等呢。”
      黑童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白童子说什么是什么点头附议。
      妖狐:“是把你当女孩了吧,一定是的,你这么可爱!”
      白童子:“啊,谢谢狐叔叔……”
    “叫哥哥啊!”
       鬼使白:“晴明大人是很难得一见的充满生命气息的人。”
       鬼使黑附议。
     “啊呀呀,”阎魔发话了,“能建造出这么热闹的地方,晴明做的相当好。”
      旁边判官附议:“阎魔大人说的是。”
      妖狐怒:“你们地狱组有完没完!”
      妖狐怒完后蹲墙角:“所以是只对我一个人态度恶劣吗?”
     “那个……”姑获鸟举起翅膀,“晴明大人我可以提问吗?”
     “是的,您请说。”晴明温柔的声音让旁边划圈圈的妖狐更加生气,尾巴尖的毛气的一抖一抖:“哇,他面前一套小姐姐面前有一套,晴明这个二五仔!”
       姑获鸟:“在寮内虽然住的很开心,但是晴明大人总是做些让人不甚理解的事呢。比如给我们起的名字,一直不明白咕芳自赏是什么意思呢。”
      “这个嘛,是因为之前听了姑姑的同人歌叫咕芳不自赏,觉得颇有深意,希望姑姑能明白自己的美丽所以将否定词删掉了。”
      “啊呀,晴明大人真温柔啊,那我就很开心的收下这个名字了。”
      “其他也是,莹草的腐草为萤和妖刀姬的刀山火海都是一种祝福呢。”
      “那我呢。”花鸟卷指着自己的小花头衔。
晴明:“啊,是个很可爱的名字呢。”
     酒吞默默看着晴明给自己的“葫芦娃”不想说话但在心里说了一万遍mmp。
     你问为什么不说出来?
     上面才说要站在晴明这边这会说出来是不是有点 打脸?
      酒吞:好气哦。
      晴明:“好,最后一个问题。”
      妖狐:“哈?不是所有式神问题吗?你也太草率了吧!”
     “那个……”莹草捏着草,“晴明大人,怎么样才能变强呢?”
       一干式神想起上次被草爹统治的恐怖……
       茨木:“不,你已经够强了,女人当中吾就服你。”
     “可是!我也想像茨木大人那样一挥手就是上万伤害,也想像白狼大人那样!”
       晴明:“那我把茨木的御魂扒给你……”
       茨木:“你不是扒给妖刀姬了吗吾哪来的御魂!?”
       晴明:“妖刀的御魂凑的差不多了,昨天已经还给你了。”
       茨木:“淦!”
       晴明总结:“行了此次会议到此结束!我要去找隔壁那傻子神乐下本了!大家散了散了!那边那位蹲墙角的,记得把你画的圈圈擦干净。”
        妖狐:mmp

啊,怕是魔道影视化后,汪叽和WiFi要兄弟情深了。【我的心一痛】

最爱你了叶神【比心】

还能说什么呢,滑稽都被玩坏了,简直万年不变的梗

朋友送的两个抱枕,等我吃完饭回来后,它们就变了……
没想到你们是这样的抱枕……

【阴阳师】心疼我的大酒吞
  玩阴阳师玩了近一个月,觉得晴明大概初始就撩到了神乐,然后撩汉子,然后又是妹子。
  人生赢家……
  其中酒吞最让人心疼了,大概脑补了一下。
  酒:“晴明都是你害的红叶堕落的。”
  晴:“不好意思我失忆了一点都不记得了。”
  红:“不准你这样说晴明!”
  神:“晴明才不会这么做,晴明是最温柔的。”
  博【妹控】:“神乐说得对,晴明可是我要打败的人,才不会这么做。”
  酒:“……”
  酒:“晴明你准备好怎么死了吗?”
  茨:“吾友你看看我……我可以帮你打晴明啊,看看我QAQ”
  一时间酒吞茨木我竟不知道心疼谁好……

小号小朋友你直接告诉阿爸,你到底有多欧,才开的五天我还没怎么玩 目测战力胜过了大号,幸好我大号还有个狗子。
话说我一直站狗狐和酒茨的
大号有狗子没有狐崽,狐崽你再不来我把你媳妇喂草爸
茨木你再不来只能去找草爸要你媳妇了【一个耿直的微笑

玩个阴阳师,问自己这是第几次被喂狗粮了?【世界再见】